分類
私密研究純興趣 突然反省的那集

【讀書】陪伴失智媽媽55則照護筆記

本書作者在母親罹患了 失智症 之後,他意外發現母親天真開朗的一面,他心想若母親沒有罹患,不可能看到她這一面。媽媽每次都直接表達自己對兒子的關懷,我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如此深刻地感受到媽媽的愛心。正因如此,我經常在心中感動落淚。也許是 失智症 另一個獲得。

作者-工藤廣伸-這位日本男兒在書開頭就很強調說明「畢竟我是個男人,男兒有淚不輕彈,所以我從來沒在她面前哭過。」

唸給你聽

整本書用另一視角去看待失智症-失去也有獲得

我因為做一案子,加上長年心裡有苦說不出(?)對於心理學、以及大腦科學等有點興趣開始了自己"勉強算是"獨立研究。

大部分人對於家中長輩尤其是自己的父母親罹患了失智症,都是莫大的打擊與苦痛,記得好幾年前我還會無聊躺在沙發上轉電視台時,不知道是哪個談話節目,我看到了麻辣鮮師裡面那老師演員(我完全忘記真名,也有點懶的查 Whatever)他提到他母親罹患失智症後,考量工作’忙碌以及與自己老婆討論過後,先將母親送至療養院照護。但有次他去療養院探望自己母親時,他看到他母親看著他眼神,他知道那眼神是不認識自己,不認識自己兒子的眼神,那瞬間他崩潰了。

小時候麻辣鮮師好歹也是陪我打發時間的…芭樂劇,但看到老師在電視談話節目(先無論節目效果了,論這件事情)我那時大概才二十歲出頭,也會開始思考著我父母,萬一,就萬一,我會如何面對?似乎好像都只有失去,然後再去調適。

這本書是我很少見看到,【因為失去發現了以前從未發現的美或優點】

以下節錄本書作者提的:

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不會直接表露情緒。有時真的很想說聲「謝謝」,卻繞了一大圈表達謝意;對自己「喜歡」的事物也不會直接表明,反而只是淡淡地說:「我不討厭。」但是,失智患者不善於包裝自己的情緒。他們想什麼就說什麼,照顧者有時候會被他們說的話傷害,甚至產生討厭的情緒反應。即使如此,照顧者也會被他們的憨厚、純真打動,甚至到感動落淚的程度。

媽媽曾經說:「我覺得自己很幸福,又沒生什麼大病,老天真的很眷顧我。」但事實上,我媽媽從十幾歲就罹患了罕見疾病「進行性神經性腓骨肌萎縮症」(Charcot-Marie-Tooth Disease)其實稱不上健康。

聽說她國中參加馬拉松賽跑,由於跑得太慢,等她跑到終點時,會場早就空無一人。後來媽媽還罹患失智症,明明身上病痛不少,卻還說自己很幸福、老天很眷顧她。

即使罹患廢用症候群,一整天窩在暖爐桌下無法動彈,媽媽還是想要盡母親的職責,努力爬起身來準備做飯。明明前一刻我們還吵得不可開交,等到我要回東京,她又忘記吵架的事情,笑容滿面地目送我出門,揮手對我說再見。

看我在盛夏的大太陽底下修剪庭院裡的樹木,又會拖著蹣跚的腳步為我送水,怕我口渴。而且五分鐘前才拿水給我喝,五分鐘後又帶水給我。

如果媽媽沒有罹患失智症,我不可能看到她這一面。媽媽每次都直接表達自己對兒子的關懷,我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到了這個年紀還能如此深刻地感受到媽媽的愛心。正因如此,我經常在心中感動落淚。


或許日本人天性更會去隱藏真實想法,反而在失智症之後放下了許多面具後,展現最真誠的自己讓作者治癒了許多。

現在我也30歲,其實我父母很晚才生我,也70歲了,或許是也該做些功課,或許它們完全用不上是最好不過,反正我們這些出生於網路世代的人們,失智症機率也有30%,先做功課也不錯XD


阿茲海默症

阿茲海默症Alzheimer’s disease簡稱AD,是最常導致失智症”Dementia“的原因。目前未有有效治療方法,病人於診斷後通常也在7-14年內死亡,甚至日本曾祭出「未來人口高齡化,我們這批有30%有失智風險」等消息。

接下來整理專有名詞…AD、 β-類澱粉蛋白

AD 患者的腦部會發現:β-類澱粉蛋白(amyloid-β peptide, Aβ)

會在大腦中沈澱累積並聚合成塊斑(plaque),此蛋白質斑塊也被視為觸發 AD 的病理特徵。現在我們已經可以從人類的腦脊髓液(Cerebrospinal fluid, CSF)中分析 Aβ 濃度的變化,並且發現在 AD 臨床症狀出現以前,病人 CSF 中 Aβ 的濃度會有明顯的增加。也由於 Aβ 的聚合與其濃度相關,因此現在也常使用 Aβ 作為檢測以及預後的指標,而如何減少 Aβ 也是重要的治療方針。

所以CSF中的β-類澱粉蛋白(Aβ)若能成功減少,就能大大降低失智症罹患甚至惡化風險。

抗憂鬱藥物?突然想到的假設。

我想到精神科醫療上常用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物 (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, SSRIs)來治療或預防憂鬱症,因為SSRIs提升了血清素(Serotonin, 5-HT)在我們大腦神經突觸末梢濃度,因此可以大大降低憂鬱感達到抗憂鬱效果。

精神科醫療上常用選擇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物 (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, SSRIs)來治療或預防憂鬱症

得再找找SSRIs是否能使CSF中的Aβ下降,因為這思路邏輯以「長者失去伴侶、子女未陪伴導致老年憂鬱情緒重」為前題下推出假設。


怎麼在最後寫完,想到大姊曾吼著說:「為了你的幸福,你今天做了甚麼?」

嗯…我從小有個精彩的家庭,所以我知道人來到世上絕對不是享樂,而是接受苦難摧殘到最後形塑成鑽石的(若成功的話)

對呀,我做藝術展覽策畫也好、還是改去做網站設計師、還是轉去做資工做APP,但快樂是,或許我得更自在看淡些事情。或是我得認清我們大腦,我們人類大腦的功能就是解決問題,所以對於幸福快樂沒興趣,腦袋天生喜歡發現問題、思考、解決問題,重複這輪迴中。

就像是我寫個部落格,我大腦沒事冒出我大姊那句話幹嘛一樣道理。

BTW,最近發現跳脫有時大腦自己犯賤惹出來的情緒思維框架,最好的方法是拔鼻毛,立即見效!


馬的,我Yoast SEO外掛現在又露出了一個哭臉給我看,我只好使出隨便找理由添加內部連結增加SEO招式。雖然我今天突然想遵從它意見一下。

如果你對於傳播學、或大眾媒體以及你今天所說的話經過不同載體怎麼轉變的話,我蠻推薦以下的書的…

娛樂至死:追求表象、歡笑和激情的媒體時代

這次也做成有聲書,無聊可用聽的,我也覺得這批判的好!


ㄇㄉ,你爽了吧!

作者: 趙辰懷 | Guenter Chao

Soho族,擅長藝術行政、網站設計、視覺設計、動畫製作、社會研究...等;寫寫東西什麼的就是我的興趣之一。另外撿了一隻極通人性的土狗叫Money$

I am Guenter used to be an actor. I will play if someone needs me to do. Also good at visual design, website developer, programming, and 3D modeling.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